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东篱之下

通俗的情感主义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艺术的尴尬和责任--徐唯辛的众生相  

2009-01-12 15:13:33|  分类: 另类视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元旦前,我的朋友徐唯辛发来信息,让我注意看看2009年第一期《南风窗》杂志,上面刊登了有关他《历史中国众生相1966-1976》的文章《请正面直视》。

    徐唯辛是我的老朋友,十年前他在广州美院任教,通过朋友的介绍而相识,那时我记得他正在创作《圣地拉萨》,过往的油画作品也大都是西藏和新疆体裁的,比如《镶房》、《酥油茶馆》等,其中《酥油茶馆》曾经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,在我们认识之后,其作品《酸雨》获得第九届全国美展铜奖,《工棚》(如下图一)获得第十届美展银奖,之后进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学习,本可以成为陈丹青的博士生,但由于一些其它的原因,陈丹青那年的博士研究生招生没有成功。再后来,徐唯辛去了人民大学艺术学院任教,现在是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,博士生导师,中国油画协会理事,全国政协委员。
艺术的尴尬和责任 - 水中树 - 一棵长在水中的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图一:《工棚》

 

    关于他的《中国历史众生相1966-1976》我最早也是从媒体的报道中看到的,众生相都是2.5*2的巨幅黑白像,画中全部都是那个年代的人物,画家力图通过这样的一种形式来反应中国的那段历史。并让人民铭记那段历史,当我有机会置身这些历史人物画像之中我最大的感受是沉重、凭吊和怀念,不是欣赏。
艺术的尴尬和责任 - 水中树 - 一棵长在水中的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图二:徐唯辛在创造《中国历史众生像》之陈永贵

 

    徐唯辛的《中国历史众生相1966-1976》展出以后,引起了美术界以及历史学家,特别是文革研究者的不同反应。徐唯辛是典型的现实主义画家,他大部分的题材都是历史的缩影和时代的印记,从《酸雨》到《工棚》、《民工》以及《中国历史众生相1966-1976》,都让感受到他对社会,对历史的那种责任。《中国历史众生相1966-1976》在展出的过程中也遭到了不少的非议,至今《中国历史众生相1966-1976》只在公开场合展览过一次,那还是08年在北京的今日美术馆,63幅文革人物的2.5*5的巨幅肖像悬挂在墙上,很多肖像下面有参观者自发摆放的鲜花,展览开幕媒体到场是之多在京城这样的地方是很少见的,但之后媒体的沉默和失语也是少见的,CCTV《东方时空》负责人和《焦点访谈》的几个记者先后去过两次,作为个人行为全程录像。“握手寒暄,心里亮堂,彼此知道底线,完全回避报道的话题”。展览中,听说文化部官员要来巡视,馆方某负责人在电话中与徐唯辛讨论把敏感肖像暂时撤掉。僵持期间,听说官员又不来了,遂不了了之。此后,《历史中国众生相》再也没有公开展示过。

    中国油画协会的副秘书长看完展览对徐唯辛说过一句话:“这根本不是油画”!

    我相信徐唯辛的绘画更多的是一种历史的责任,他说,他要让更多的人了解那段历史,因为那是一段无法回避无法抹掉的记忆。

     我今年50岁了,中国这几十年发生的苦难许多我都经历过。我不认为人生是轻松的,也不认为艺术家的作品只应该表现愉快和甜美,更不认为艺术家和他的作品能够逃避社会,我希望作品里有一种更深的东西,给人以启发,来做一些改变社会进程的努力,哪怕这个努力十分微薄。”徐唯辛说。

    但当艺术和历史相容的时候,特别是和那段文革历史相容的时候,无论你用何种表现形式,艺术都无法摆脱尴尬的境地,因为那段历史并不美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97)| 评论(1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